华为离职江湖③ 当年华为广为流传的那个决不裸奔的励志故事主角

2017-10-20 14:37

  他是华为的金牌。曾在华为工作16年,做了8年的研发和8年的市场,中间一度离职创业。

  “我现在最好的办公室里办公,一是坐落在东升八家公园,二是常年空气优。” 姜天露做过智能电视、云存储。这一次,他又投身到帝都抗霾事业,还沿用了“共享单车”的服务模式——他一手打造的“新风到家”免费为用户安装新风机,5年服务费用只是传统购买模式的60%左右。

  这一次,这位誓将企业做到上市公司的前华为老将,是否能在新风净化领域掀起一股新浪潮?

  当时他在秦皇岛长途电话传输局工作,求职方向是文秘。“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时很迷茫,守着通讯行业不做,老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我没有在迷茫中沉沦,当年报考了研究生,3年后考入邮电大学研究生院。”

  这是姜天露人生一大转折。“我的研究生课题正好与华为北研所的课题一致,毕业后很自然地就选择华为。”

  1996年姜天露进入华为,在技术岗位快速发展,参与过C&C08机的研发。华为在2001年开始评定技术专家资质的时候,他即被评定为5级技术专家,仅低于当时中央研究部部长李一男的6级。

  2003年,姜天露一度离职创业,方向是智能电视,后来这家公司关闭了,他再次回到华为。

  当时,姜天露有两个选择,要么留在国内做研发人员,要么转战国际市场。“那时国际市场刚刚起步,规模小,但挑战大。”爱冒险的姜天露选择了后者。

  “记得是国际接待部部长给我们做培训,他分享了一个学英语的窍门,就是《新概念英语》(第二册)的96篇课文。他问我们能否做到,一半人都举了手。部长让我们承诺,如果一年内达不成目标,就要去裸奔。这下子,全场40多人就我一人举手。”

  那一年,姜天露工作超级繁忙,往返奔走于6个国家,可他每天都会抽出时间课文。“那段时间,我见到人就给他背段新概念。有次接待一位运营商,我脱口而出一句新概念里的英文,被他直夸,英语讲得太好了。”

  一年后,姜天露践行诺言,当场流利地了13课新概念,通过了。这则决不裸奔的故事上了《华人报》,在华为员工中广为流传。

  姜天露技术过硬,口才也很好,他是华为大学金牌,给客户和内部员工授课无数,还经常用英文讲课。

  这是姜天露去过的国家——南非,图为与南非客户交流。姜天露曾在日志中写到,约翰内斯堡治安很差,差到两个小区距离100米,但必须开车前往;早晨醒来,同事客厅里的衣服鞋子都没了,没法上班……我们住的还是郊区高档社区,市中心根本不敢去,唯一的一次见到到处是无业游民,酒吧坐一会汽车玻璃就被砸了……

  这是2005年埃塞俄比亚大学的校园电话亭,打电话还不方便,运营商营业厅外排长队购买华为无线电话。当年同事给姜天露留言:“刚入职时,知道自己的主管出差,入职半年才见到您”,姜天露这才想起自己在非洲呆了半年,四处流浪,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是思考自己在哪个国家。

  2004年,姜天露临时紧急赶往阿联酋,因为是公司内部竞争,由器和光传输抢同一个大订单,但只能选一个。完毕后,客户问姜天露:“你认为这个项目用光传输好还是由器好?”余光瞟见光传输兄弟们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姜天露没直接回答,让用户把承载的业务再一一列举了一遍,才说:“我没看出上光传输的必要性”。“单子我们最后赢了,有我部门出色营销的功劳,但回想起来那是一个标志,标志全IP通讯时代的开始!”  图为当时运营商的陈列室。

  转战国际市场后,姜天露战绩骄人。他参加英国电信21世纪网络投标专家组,华为成功入围两个领域,另一家入围两个领域的是当时如日中天的思科网络;他还引领了奠定华为数据通信地位的阿联酋Etisalat IP网的投标,成功击败世界主流厂商,包括华为内部的光传输网络....

  “那些年一直在职场打拼,没怎么顾着家。”2007年,姜天露调回工作。

  2012年公司要派姜天露去深圳工作,他再次面临选择。“我想过离开,可哪又离得开?我女儿那时才4岁,孩子的教育、自己和妻子的事业、多年积累的人脉.....”

  那年,姜天露41岁。他决定离开华为开始创业。“我是听着李宇春‘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做的决定,这对年轻人来说可能是毒鸡汤,对我要对抗中年危机的人来说,就是十全大补汤。”

  姜天露选择了云存储这个方向,创立久久相悦,基于家庭网关和公有云的照片存储业务。

  那年正好遇到百度、金山打“云”的市场,实施无限容量的免费服务,“家庭云存储”的市场空间堪忧。

  辛辛苦苦做了两年产品,最后,姜天露的研发团队被人看中收购。在别人看来,企业被收购,就是成功,可姜天露不这么觉得,“一开始赛道没选对,如果选择企业云存储也许会很有机会,但选择了家庭云存储,方向错了。”

  有人说,华为人都是基于非常正统的技术在做,像陌陌这类有些“坏”的纯粹互联网产品不可能诞生在华为人手里。姜天露在设计手机照片备份功能时,一开始只有“智能备份”,即没备份过的照片全部备份到宝盒中与家人共享。有客户提出,有些照片不能给媳妇看,所以全部备份是有问题的。“我还和人家辩论,既然敢照,为啥不敢给媳妇看!”“坏”一点的做法是像有些相册软件帮助用户隐藏一些照片,变成私密空间,姜天露让步的结果也只是设置了一个“自选备份”按钮。 “可能不够坏,理解不了的需求!”

  被收购后,新公司流行用花名,姜天露自称“子牙”,“一是角色变化了,今后要辅佐新的老板;二是取大器晚成之意,我要做一家上市公司的理想还没有实现,所以我人生的辉煌还在后面呢。”

  姜天露告诉妻子,“我做不成马云了!做不成马云做子牙,也许是我达成理想更靠谱的一条道,老大不好当啊!”

  他曾在《再别华为》剖析,“我外表平和,但骨子里其实常骄傲的,从来没有臣服过谁,领导对我好,自然没问题,一旦领导对我强硬,一定会激发我的。在华为以强硬领导风格著称的公司里,我的上升空间注定是有限的。经过两年的创业历练,我的心态更加平和了,也觉得没什么可骄傲的资本,所以,这次我决定完完全全放下自己的骄傲,继续以创业者的思维思考业务,和新团队快速成长。”

  可是,做“子牙”的日子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这位不服输的金牌,一直梦想着要将企业做到上市。“一旦你的公司被收购,你就会在不久后选择离开,你不为任何人工作,你是一名创业者。”

  2015年,姜天露应好友郭天祥的邀请,投身空气检测企业海克智动,任联合创始人兼CEO。

  海克智动快速成长,如今已是空气检测行业的龙头企业,获得英诺、大河等知名投资机构1500万元轮融资。

  很快他又蠢蠢欲动。“做了空气检测之后,我对这个传统行业有了深入的认知,发现可以成为这方面专家,我知道什么技术是安全有效的,知道用户选购和使用新风机的痛点在哪里,也有大量新风资源,我决定要进入这个行业。”

  2016年下半年,带着战略投资人的5000万投资,传承海克智动物联网空气检测和智能控制全套技术,姜天露在深圳建立智能新风系统加工厂。

  这款产品有几个亮点,比如使用纯物理过滤技术,杜绝臭氧、甲醛等二次污染,新风净化系统把室外富氧空气经净化后引入室内,通过空气正压挤出物理过滤吸附不了的多种气态污染物,而空气净化器只是室内循环,不可能吸附所有污染物,同时因二氧化碳等超标导致空气不清新。“我们用纯物理技术,经过过滤PM2.5没有了,我们可以做到0。”

  另外做远程控制,“我们的软件可以做到拿手机控制家里新风机,我有一次从南戴河开车回来,远远看到被雾霾。我接近城的时候可以通过手机把新风打开。”

  最大的突破在于模式。姜天露用互联网经验来思考空气净化器产业。新风市场潜力巨大,可大家为什么不装新风?因为消费者觉得一次性投入比较大,一万块钱起步,贵一点两三万甚至有十几万的。

  多方权衡后,姜天露把共享单车的服务模式引入新风净化领域——免费为用户安装新风机、包耗材、承诺空气质量,5年服务费用只是传统购买模式的60%左右。事明,共享模式颇受欢迎。“新风到家”产品4月正式上线家高端幼儿园和几百个家庭,且在快速上升。

  对于未来,这位不服输的前华为人充满信心,“机构预测今年80万台,2020年可以达到532万台,这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我希望2020年可以做到1/10的市场份额。”

  (文内图片均有受访者本人提供。   栏目主编:王海燕    编辑邮箱:   )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