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透明国际” 中国“指数”如何被评低?

2017-09-22 23:28

  图片说明:“指数”是“透明国际”的重要测评工具。图为2013年1月底,“透明国际”发布涵盖82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国防廉洁指数”报告。

  2月23日,总部设在的“透明国际”组织在其网站上刊载了一篇题为“在中国搞变得更难了”的专家文章,行文采用一问一答形式。文中第一问是:中国2013年发起声势浩大的反腐行动,但“透明国际”最新的“印象指数”中,中国却是降幅最大的国家之一。中国的态势在恶化?回答是:“在某些状况下,指标下降或许标志着反腐措施的成效。”这一解释似是而非,难以令人信服,但相比之前“透明国际”的一些说法已有很大变化。去年底,“透明国际”发布全球“印象指数”报告后,中国排名大降20位的结果令跌眼镜。“透明国际”则认为其报告客观、,列出各种理由进行辩解。“透明国际”一直关注全球反腐,但“透明国际”的报告屡屡引发争议,刨除因素,有些争议已经让对“透明国际”的工作规程及其报告可信度打上一个问号。最新的报告便是如此。那么,“透明国际”为何要将中国排名“拉低”?这一结果出炉背后有哪些因素?《环球时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探究。

  根据“透明国际”发布的“2014全球印象指数排行榜”(CPI),中国得分为36分,比上一年低了4分,排名从80名下滑到100名。在2014年之前,中国的评分一直比较平稳,2011年排第75名,2012年和2013年均位列第80名。

  中国在最新排行榜上的名次令吃惊,因为自2013年以来,发起的反腐行动一直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正因如此,中国发言人对报告结果进行驳斥,认为得分和排名均与中国的现实相背。“透明国际”方面则以中国反腐行动不透明、在预防方面没有进展、大企业信息披露表现糟糕等理由进行辩解。但正如一些学者的分析所言,这些理由在2013年甚至多年前就一直存在,而且相关方面看上去并没有恶化,何以2014年中国的排名会突然下跌?

  《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透明国际”的“印象指数”数据并不是自己调查得来,而是根据相关指标计算的。以2014年为例,“透明国际”使用了13个国际调查报告的相关指标作为数据来源,比如贝塔斯曼基金会可持续治理指标、美国“之家”的转型国家报告、IHS旗下环球通视有限公司的国家风险排名(GI)、世界项目(WJP)的指数等。但并不是所有国家的排行榜数据都有13个来源。以2014年为例,多数国家只有七八个来源,最少的有3个,多的有9个。

  “透明国际”亚太部东亚区及新扩展地区高级主任廖燃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指数”是一个复合指数,把各种各样的、有公信力的研究机构针对专家或商业领导人所作的有关的调查数据综合起来。“指数”反映的是全球的专家,包括那些常驻一个国家的专家的看法。

  廖燃称,除了一些直接测评的数据外,指数只选取那些把国家或地区按得分高低进行排列或测评某些方面的数据。“一个数据是否符合我们的需要取决于以下标准:它们必须是有,其公布的方法可以让人对其可靠性进行评估;必须是对一些国家进行排行比较,比较的总体程度。”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此次中国指数的计算数据来源为8个。导致2014年中国评分下降,主要是两家美国机构对中国打分大降,其中一家是IHS旗下公司的国家风险评估(GI),与2013年相比降低10.1分(42.0降至31.9),另一个是世界项目的“指数”,降低4.5分(45.0降至40.5)。

  IHS是什么机构?“IHS界上有影响力,但对中国人来说相对陌生一些,要不是这次透明国际公布印象指数,大家可能不会关注到IHS。需要的是,透明国际公布的数据本身,已经不是IHS的原始数据;IHS不做国家问题的研究,而是做国家风险评估。”IHS大中华区总经理徐重威在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据徐重威介绍,IHS总部设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经营业务范围涉及三类:一类是各行各业的产业研究与市场分析,还有就是对国家层面的宏观经济进行风险评估;第二类是庞大数据库,IHS研究团队通过对公开数据的比对、分析、筛选,分类,形成数据卖给客户;三是咨询,针对客户的特别要求,IHS研究团队进行针对性研究。

  据了解,“透明国际”是IHS的老客户。在过去十多年里,IHS旗下美国环球通视有限公司持续为“透明国际”提供国家风险评级,最近一次提交是2014年6月24日。在IHS和其他机构评分基础上,“透明国际”通过自己的运算方法整合出“全球指数”。

  那么,IHS国家风险评级评什么?IHS称,评估结果是在21种不同分析指标基础上综合制定而成,这些指标涵盖可能对商业活动产生风险的各种情况,包括稳定性、政策动向、国家合同变更、企业合同履行、贿赂与、监管力度、、、战争等。

  IHS公司方面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我们给透明国际的报告是数据加文字性描述,数据是5分制,最小单位是0.5分。2013年与2014年有关中国的国家风险评估(GI)略有上升。2013年为3.5分,2014年为4分,就差0.5分,(我们)没有就中国的问题打分。我们只提供报告,至于报告的解读与应用,就是透明国际的事情了。”

  “我们已经告诉透明国际,IHS评级结果并不表明该国某项政策的好坏与否,IHS仅仅是尝试为其客户在某一市场进行商业活动时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预测。”徐重威说,IHS提供给“透明国际”的数据,是国家风险评估,是“有关中国下大力气做反调查时,对企业在中国做商务活动时的实际影响,意味着企业风险加大,商业风险加大,并不代表对中国反政策的看法。”

  当《环球时报》记者问及IHS调查数据的来源时,徐重威表示,“严禁外企在中国做调查,这是法律红线。IHS是在法规允许的范围内在中国开展调查研究活动,没有组织过任何调查。”

  负责编订指数的“透明国际”研究部主任芬亨里希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承认,中国排名低,主要是一些专家和机构对中国某些领域的调查评分下降。他表示,3个主要指标分数下降导致中国指数下降。除了WJP和GI,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也显示,中国的在增加。对于有关数据如何转换为得分,芬亨里希简略地表示:一个常见的统计程序是指定一个国家的数据为“标准化”分数,其他数据再与其比较,排出名次。

  芬亨里希表示,指数的分数比排名更有意义,该指数不包括世界上所有国家,它是风险评估,而不是行为的调查。由于各种原因,“透明国际”不能获得广泛的数据,会使指数的统计及排名存在一些偏差。

  事实上,“透明国际”的报告在过去多次引发争议。由于该组织本身不参与或地区的调查,而是外包给调查机构,在规程不严谨的情况下,报告的专业性也引起质疑。2013年的一个调查报告就是例子。

  2013年7月,“透明国际”公布“全球贪腐趋势指数”报告,称“地区36%受访者表示过去一年曾向相关部门行贿”。台对此强烈不满。该调查是“透明国际”委托的盖洛普国际操作,后者又委托给其他机构。据报道,后来“透明国际”向台“驻代表处”致歉,坦承报告中有关部分的执行调查机构有误,但仍表示对整份报告有充分信心。该组织甚至拿出另一份东亚地区贪腐舆情报告,以佐证其报告内容。但在该事件过后,“透明国际”取消了与盖洛普国际的合作。

  对于2014年的报告,还有知情消息人士向《环球时报》透露,亚洲某国曾向“透明国际”,认为该组织给其打分打低了,后来“透明国际”把分数改了,理由是“传输过程中出现失误”。

  影响指数的其他因素也值得关注。比如,在最新排名中,土耳其的位次急剧下滑,从53位跌至64位。“之声”援引“透明国际”的报告称,这归因于土耳其的局势。2013年土耳其爆发大规模后,受到。另一方面,缅甸“化”后,排名从2011年的171名跃升至2014年的157名;埃及“阿拉伯之春”后,排名骤升5位。

  此外,“透明国际”的资金来自捐款,“透明国际”向的开发总署申请资金,但绝大部分是向欧美发达国家申请,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极少。廖燃坦承,“指数”排行榜的数据主要依据十几个机构,这个标准已经制定了。如果要采用发展中国家的数据,就需要重新制定标准。

  尽管引发不少争议,“透明国际”在国际反腐领域所起的作用不容忽视。可以说,过去20年来,“透明国际”引领、制定了国际反议题和议程。廖燃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透明国际”有几项重要测评工具:指数、行贿指数、国家廉政体系。在他看来,“透明国际”与许多非组织不同,选择与、议会合作。此外,“透明国际”实实在在地推动反腐,像“国家廉政体系”,目前被六七十个国家采用。2009年,“透明国际”中国分会在大学廉政中心成立。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